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2698章 玄孙(1 / 1)

    第2698章 玄孙

    谢长溯:“起个笔画少,好写的。我们兄妹三个,名字笔画一个比一个多。”

    陈绝色开始想,丈夫说的笔画少,到底有多少。

    住院十天后,陈绝色对着肚子说:“你再不出来,我就收拾行李回家里了,住医院伺候‘你’了十天,你多大的面子。回家你出生,没人管你,看你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陈绝色拿着行李开始利索的收拾衣服,谭倾城:“大嫂,你别冲动,时间越久,就离你生越近了。”

    医生说过多种方案,甚至也建议谢长溯选择剖腹产了。

    谢长溯靠着墙认真的思考。

    里边收拾行李的动静突然没了,溺儿大呼,“哥!大哥,大哥哥,快,大哥哥,快点。”

    谢长溯立马紧张的跑进去,“怎么了?绝色!”

    陈绝色捂着肚子,突然站都站不起来,谢长溯过去,直接抱着妻子,她的脸色突然白了。

    溺儿喊过谢长溯,转身冲出去喊大夫了。

    上午,陈绝色被推进了产房。

    家人赶到时,都出了一后背的汗。

    产房门口,站满了人,都紧张焦急的往里探望。

    云舒看到长子谢长溯一个人双手插着口袋,站在产房门口,看着那两扇门,一直不说话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“和你当年出生一样,一点准备都没有,突然说来就来。”

    谢长溯深吸一口气,缓缓呼出去。

    云舒拍拍长子的后背,抬头看着儿子安慰:“别担心,没事。”

    谢长溯无声点点头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云星慕把赛扎也接过来了。

    正午十二点,产房响起婴孩儿的一声啼哭。

    哭声,也让初为父亲的谢长溯,悬着的心放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阿卡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谢将军听着护士出来的道喜,“谢氏玄孙,生于阳历九月初,正午时分,不错一秒。”

    赛扎说,他出生在一天中阳气最足的时候,出生就带着贵气,还是自然顺产,天道顺应。

    谢将军却看着黄色的婴儿薄毯,泪湿了双眼。他都不敢想,自己有一天能看到长溯家的孩子出生。

    谢闵行当爷爷了。

    这一年,谢将军103岁,谢闵行56岁,谢长溯27岁,云星慕24岁,溺儿将18岁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快的,仿佛上一秒还是自己初为父亲的喜悦,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,他看着皱巴巴的孩子,脑海中却是第一次见到儿子的画面。

    当年意气风发的五个男人,如今也都年过半百,子女站在那里,个个比他们高了。

    都好奇的围上去看婴儿,墨文衍武和宴帝看着出生的弟弟,自己还是孩子,却想伸手去抱他。

    谢氏玄孙,起名:谢万川;万里河山,一川平远。

    陈绝色这个长曾孙媳在生了儿子后,她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南国的亲友得知陈绝色诞子,电话祝福。

    溺儿又请了两天的假,她没错过小侄子的出生。“万川,万川,你想叫什么小名呢?”

    陈绝色得知儿子的名字,哭笑不得,对丈夫说道:“你可真会替你儿子省笔墨,‘万川’都是三笔画,真的再简单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谢长溯看着自己生命的延续,从此,肩膀上的责任多了一件,育儿。

    深夜无人时,谢长溯弯腰,轻吻孩子的额头。

    陈宴帝躺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,回凤澜楼的路上,酒儿看着陈季夜,“小哥哥,我想生个女儿,你如果答应我的话,我们就好好交谈,你如果不答应我,我就准备用我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陈季夜:“等宴帝再长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到时候就奔三了,我恢复系统就没现在好了。”

    雨滴守在医院,夜晚经常上楼看看自己的小侄子。

    阿糖从学校连夜赶回来,到家时,全家着实一惊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新生儿身上,从而忽略掉了很多小细节。

    溺儿假期到期,老老实实的回学校。

    陈绝色又住了一段时间的医院,溺儿再次回家时,她直接跑去了北峰。

    孩子出生十天后,谢家就开始大肆筹备满月宴。

    再次回到当初谢万川父母结婚时的大阵仗。

    礼宾接待是当时两人结婚的地方。

    南国的贵客再次过来。

    溺儿全程不待客,就坐在母婴房陪着小婴儿。

    南邪突然进去了,“怎么没在外边待客?”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南邪过去,拿着手中光泽的玉佩放在婴儿的襁褓中,“皇家御用的老师傅亲自打磨的。”

    溺儿拿起来透着光看了眼,正中间一个龙飞凤舞的“谢”字最为晃眼。

    南邪解释:“最开始不知道他的名字,因此只写了个‘谢’。”

    溺儿:“我替我小侄子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放下玉佩。

    南邪也直接坐在婴儿床旁边,似乎不打算离开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没有了